回答:

快播之所以能低调这么多年,但在用户心中如“神”一般的存在,无可否认是打了色情和盗版的擦边球。大量不正规的网站都在推荐使用快播播放器。快播受益于此,发达于此,也是其原罪所在。

个人认为王老板可以东山再起,毕竟当时快播的技术,现在360在用,而且据说他当时的小公司都倒了,但是主公司还在,还有几个主力都还在等他,快播播放器也换了个马甲继续存在(去年还是前年,有报道过新快播播放器,就是他的团队做的),都说商人都是游走在法律边缘,只希望王老板重整旗鼓,再次用新的科技造福民众。

快播的技术

快播的p2p技术又称作点对点技术,他是依赖网络中参与者的计算能力和带宽,而不是把依赖都聚集在较少的几台服务器上。P2P网络通常用于通过AdHoc连接来连接节点。这类网络可以用于多种用途,各种档案分享软件已经得到了广泛的使用。通俗说:就是通过一台服务,传送视频给你,然后你的电脑在分享给其他人的电脑。

问题:

回答:

恭喜王欣,我们打家知道你在里面过的不好,希望你出来以后,不要再触碰国家的红线,知道你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也不要气馁,我相信你还会重新站起来,还会重新创业,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将来再把企业做大做强,服务于人民,造福于人民,本人对你非常期待,希望你能在为国家贡献你的一点点绵薄之力。

电影爱好者与“狼友”最爱

我是一位97年的2B青年,自然也是快播的粉丝,快播当年给我带来许多福利,比如我们可以看任何免费与国外电影,还有男人喜欢的“爱情动作片”

技术是好,可是对于电影制作方是一次打击,他们投资了几个亿去拍电影,打算靠电影票,版权费赚钱的,结果被人破解分享出去,变成免费电影,人人都可以看,这样市场经济也就乱了。

涉及“色情”,快播不仅仅没有版权,还涉及“色情”这是个重灾区,在我们国内是不能有的,快播监管不住,也不愿意改变。

当时快播也做的很大了,完全可以转型的,互联网套路你懂的,可快播却无动于衷,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造福广大网友。

2B青年的我欠快播一个会员,你呢

回答:

图片 1

曾经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几乎占领整个欧洲,最后却惜败于莫斯科城下的拿破仑曾有一句(包含着光荣与梦想)的名言——世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而论,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

霍小姐以为,将当年无所不能,风靡一时,堪称彼时国内最牛逼视频软件“快播”,比成“攻城拔寨”,抢占市场的一把“利剑”,也还算是比较恰当的!

与拿破仑兵败源于思想(战略)一样,王欣的完败,以及快播从诞生到消亡只用了短短7年,“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二者的可谓“殊途同归”也是始于“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的战略决策思想问题。

请看下反映当时快播发展的两组惊人数据:

早在2011年,“快播”已经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

截止2012年,快播播放器总安装量已突破3亿大关,而那个时期中国的网民总数只有5.38亿。

也许是当时互联网产一日千里的迅猛发展,也许是爆炸式、跳跃式之用户增加,带来的极度思想膨胀,让“快播”在巨大的市场利益面前,忘记了法律的威严,甚至不惜“踩踏”着法律的红线(指盗版和侵犯知识产权)疯狂开拓、抢占国内市场。

图片 2

但是千万别忘了,作为“市场游戏规则”制定者的法律之神圣尊严不容践踏,在经历一番极速发展的自得和忽视后,悬在王欣和快播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重重落下:

2013年底,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构成盗版事实,不仅开出25万元罚单,而且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

2014年4月,快播公司因传播淫秽信息被查封。

2014年8月,在境外潜逃110天的王欣锒铛入狱;

2016年9月,王欣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处以3年6个月刑罚。

图片 3

回答:

他不是因为搞技术,被钉上十字架的耶稣,更不是为了人间盗取火种,而被绑上高加索山的普罗米修斯。

你们觉得“欠快播一个会员”,那是因为你们“大撸伤身”了。

就问你两个简单的是非问题,可不可以通过盗版来赚钱?可不可以通过传播淫秽物品来赚钱?

快播公司也一直强调他们是在“做技术”,不是“做内容”。所谓“杀人的是人,不是菜刀,菜刀无罪”。呵呵。

之前,美国最高法啊在判决一起盗版下载工具安中有这么一个比喻。去进行撬窃的当然是人,不是一个刀具,但是有这么一家厂商生产了这么一种刀具,在广告里反复强调,这把刀具,有非常好的撬锁的作用。你说这还是工具无罪吗?

王欣的快播也是这样。

其工作原理是,用户通过快播播放器点播影视作品,首先链接至20多个搜索网站,继续点击则跳转至上百个视频网站,并通过这些网站下载、观看影视作品。

快播公司不需要存储涉案作品,甚至可把所有责任都推到“盗版网站”身上,这是在滥用“避风港”原则。

其实,网站很少是直接提供盗播影视作品的,而是搞“搜索指向”、“深层链接”、“流媒体传输”,或者是用户网盘上传等等。

这样的操作手段,很容易就被打了擦边球。

但是,王欣自己不知道自己发明的快播这个利器,被用来做什么吗?不知道,自己“深成链接”的那些提供盗版淫秽视频的关联网站,就是自己开的吗?

图片 4

当然你可以说,中国互联网的环境如何如何,包括之前所谓的腾讯疯狂举报王欣,王欣面对监管部门死不认错的强硬态度。

但这一切都是花絮,核心问题是,快播的工作机制是什么?提供的是什么视频?王欣真不知道吗?

回答:

王欣要出狱,我会支持他。我支持他主要是作为创新者和创业者,他在这方面的才干我丝毫没有怀疑,加上他的年龄优势和过往业绩,东山再起完全可能。当然我更要说的是维护和完善法治,追求社会善治。我想这二者并不矛盾。

最近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清华大学付林教授案再次引发关注,付林教授因涉嫌贪腐被刑事拘留已经一年半以上。本月22日,清华大学官方发表声明,表示:清华大学从没有认为在付林涉案项目中有损失,也没有认为付林侵占了清华的利益;付林作为一名有创新能力的科学家,学校非常珍惜。学校已向教育部、科技部等上级部门报送了相关材料,希望对獜取保候审。

王欣案的核心在于是否传播淫秽,法院判决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罪名成立。我们知道,淫秽是《刑法》规制的行为,对于法律的这种禁止,笔者表示没有异议。但如果说王欣案当初在舆论场上就引起巨大争议,是基于当下国情和法律不完善的结果,那么今天仍有乃至更有重新审视的必要。

一是什么是淫秽,淫秽是否要和色情分开?二是参照清华的思路,王欣所在公司的传播行为是否有害于谁?从第一点来说,正像日常语言中很多人用“黄”来囊括所有涉性话题一样,中国法律还没有严格区分淫秽和色情更没有以分级制度来重点保护未成年人。

专业人士一般理解,被认为是低俗之一种的色情并不违法,因为它的传播效果只是部分挑逗性欲,不足以导致普通人堕落犯罪,所以可以通过道德教化来“激浊扬清”,尽管其效果未见得如道德家的预期。被归入犯罪的的淫秽则是整体上挑逗性欲,足以导致普通人堕落犯罪。

所以关键是传播效果,如果说王欣公司的传播行为直接且排他地导致某人或一批人堕落犯罪,那毫无疑问是祸害了社会,但是我们没有看到有关方面拿出这方面的证据。这里就有一个观念变化的问题:中国人从禁欲禁色到赞赏某人性感,想法和口味变了,“九斤老太”认为诲淫诲盗,已成年的年青人觉得没所谓,不会去邪火上身和实施犯罪,这也成为一种新现象。

从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即坚持基本法律原则又从人心变化的角度来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公序良俗,什么是公道人心,而不是固守九斤老太的思维,这是一个大课题,也和我们普通人息息相关。

回答:

曾经是快播忠实用户的你们,没少立过flag吧?说等王欣出来了,一定要还他一个会员,还得是年费的。

如不考虑减刑因素,还有不到3个月(76天),王欣就刑满释放了。

网友们激动得很,一边恨不得为欣哥戴上皇冠,还上那个欠了4年的会员;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一边又回忆起快播的各种好,好到“快播之后,再无播放器”——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自君入狱,举世瞩目。人生辉煌,莫过于此。”

网友们产生这样亢奋的情绪在所难免。毕竟,王欣和他的快播之于他们而言,已然成为一种情怀。但情怀也只浮于想想过去,立立flag,打打嘴炮,因为你们已经不大可能还上欣哥这个会员了。

图片 12

首先,快播以前的经营模式很难盈利。快播前员工曾透露,游戏联运是快播的主要收入。除去快播公司旗下的726网址导航、快播大屏幕等其他产品外,快玩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光靠快播客户端的广告和增值会员是赚不了几个钱的。更何况,国内的视频播放器除了爱奇艺,没几个能真正盈利的吧……

其次,快播被举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版权侵权。自打快播狼狈退场之后,互联网的免费资源越来越少,人们的版权意识也随之不断提高。当年快播能靠着免费资源虏获大批用户,但4年后的今天,没有版权一切都是空谈。假如欣哥的播放器没了资源,还会有几个人愿意为了情怀买单。

再次,王欣入狱时已表示,如果他还有机会创业,一定会把其毕生所学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欣哥已经“改过自新”,你们最想看的内容不可能再有了。你想让欣哥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吗,你当国家“净网行动”是闹着玩的吗……老实说,现在你们百度网盘里存的很多资源,是不是都已经黑屏了?

图片 13

当然,以上都是我的猜测。

不过话说回来,在狱中这几年,王欣一刻都没有放弃过,他的妻子还会经常向他传递视频软件的最新走向和动态。尽管目前视频行业局势艰难,但经过3年多的蛰伏期,王欣心中可能早已有了打算。

不知道复出的王欣到底还能不能逆势而上,重回“王者”。我们只需静待,等他有能力再次拿出惊艳的好产品的时候,再还他一个年费会员也不迟。

回答:

“我欠快播一个会员”,最近网上到处在传这句话。在回答会不会支持他之前,我先偏个题。上面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前两年网友都在说的“我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

没有别的意思,星爷的电影,大家都爱看,多少人的童年/青春回忆啊。但是西游伏妖篇出来后,大家的反应是这样的。

“我不再欠你的电影票了,祝您晚年幸福。”

“欠周星驰的电影票已经还完。”

“缺钱直接给大家支付宝就行了,真不用这样。”

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你曾经觉得你喜欢或者你支持的东西,一旦它变得跟你预想中不一样,那么很多人可能就会恼羞成怒,觉得这个东西辜负了你的爱与期待。

回到王欣的事情上来,当年的快播很受欢迎,这是毋庸置疑的。当年,中国网民总数量5.64亿,快播总安装量就已经已经超过3亿,有媒体称它为“2011视频行业最大的黑马”。不需要会员、没有广告、有“特殊资源”、加载和下载速度流畅,在各个播放器都想着办法收费和推广广告的年代,这些都是曾经快播吸引人的优点。

2013年11月18日,公安局从快播的三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21251个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2014年4月,公安机关对快播公司进行全面侦查;5月,快播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8月,在境外潜逃110天的王欣锒铛入狱;2016年9月9日,王欣认罪,并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处以3年6个月有期徒刑。

时间回到现在,2018年2月8日,王欣就可以刑满释放了。目前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假设快播东山再起,还能不能让曾经的粉丝满意?到时候,“还”了快播一个会员的网友,会不会像那些指责周星驰的人一样指责王欣“变了”?另外,快播没有了“特殊资源”,粉丝还会像当年一样多吗?

所以说,现在说支不支持为时尚早,把答案交给时间吧。

回答:

这要看是支持哪一方面了。如果说,是支持他出狱的话,这不是普通人能随意评论的。

图片 14

2014年4月份,根据群众举报,北京市公安部门对深圳快播公司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一案进行了立案调查,并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王欣对明知快播公司服务器内有大量淫秽色情视频,为了牟利放任不管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016年9月13日上午,深圳快播公司及其主管人员王欣等4被告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一案宣判,深圳快播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1000万元;被告人快播公司法定代表人CEO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金100万元。

也就是说,2014年8月8日被捕的王欣,如果不考虑减刑因素,2018年2月8日就可以刑满释放了。

从王欣即将出狱的情况看,他被减刑了。

而如果是说王欣出狱之后,还会不会支持他继续以前的工作,这就就需要那些在快播关停时立下“永远支持”Flag的粉丝认真考虑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图片 15

众所周知,王欣是视频播放软件快播的创始人&CEO,而快播的最大特点就是片源多,很少出现要看一个视频在快播上找不到的情况。但那已经是2014年以前的事情了。随着网络视频的普及,电视甚至已经逐渐成为了大众看视频的第二选项,如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的快速崛起让原本的视频播放软件行业格局大变

除此之外,各家对于质量好的片源版权之争也愈演愈烈,快播想要在这个时候复出,除了要面临因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带来的负面影响之外,快播还面临着巨大的行业竞争压力,包括其他平台的用户粘性、会员保障等,还将因没有优质食品版权失去原本的“片源多”的优势。

如果快播复出,它还能不能是我们印象中的快播,恐怕连王欣自己也不能保证。

更多优质回答,请持续关注镁客网头条号~

回答:

作为一个记者,我想说的是:中国国情之下,很多人入狱的原因是很复杂的。

还记得接受贾跃亭乐视烂摊子的孙宏斌吗?当年在联想,可是曾经被柳传志当成少帅接班人来培养的,可是当时的孙宏斌年轻气盛,锋芒毕露,和柳传志发生了矛盾,最后姜还是老的辣——1990年,被寄望为联想接班人之一的,年仅25岁的孙宏斌,被联想教父柳传志亲手送进了监狱。

可是后来孙宏斌出狱之后,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和柳传志见面,柳传志给了他启动资金,几年之后他在房地产行业东山再起。

再譬如褚时健,一代烟王,一手打造了红塔山,为国家创造多少财富,却因为体制原因进了监狱。王石后来拜访他,他说还会起来的,2002年,保外就医的褚时健承包了一片2400亩的荒山,种起了橙子,而这一年他已经70多岁。

快播的王欣呢?

不可否认,他触犯了法律,但是那时候的中国互联网还不规范,很多巨头的发家史都有灰色成分。

比如马云。淘宝的崛起离得开假货的功劳吗?比如李彦宏,后来我们都知道百度的起家离不开莆田系的罪恶,而马化腾呢?现在算是洗白了,早期照样是游走在知识产权尚未规范的漏洞之间,如果在美国,腾讯早就破产100回了。

上面三个人没有坐牢,是因为他们比王欣幸运,因为种种原因,不仅自保,而且越做越大,做到大而不能倒的时候,则几乎彻底安全了,但是他们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而我们也看到,快播是一款非常好用的网络播放器,当年它倒掉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很惋惜,因为从产品角度说,快播的迅捷易用确实秒杀了很多同类产品,只是因为涉黄而破灭,确实有点可惜。

所以无论如何,王欣已经为他的过错付出了代价,出狱之后又是一条好汉,衷心希望他能够东山再起,为网民们带来新的惊喜。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希望留下你的赞和关注,来支持小编写出更多优秀的原创,谢谢!

回答:

很少人有第二次机会,人生就这么残酷,王欣没有,黄光裕也没有。

网络疯传及宣扬二者出狱后如何如何,只是代表对草莽英雄,对无序下野蛮增长的回忆,敬意,但更多是在意淫。

滚滚时间不等人,错过几年就错过几个世纪,错过几十年的曼德拉后来得名是因为他可被树立成精神领袖,实权并没有。他也很得体地象征地任了一届南非总统。

商业界,实权实力为王,没有啥所谓精神层面的领袖。王欣不可能代表什么精神,除非如史玉柱更强更伟岸,从而有了从失败中崛起的精神。

更不可能像孙宏斌,后来法院推翻判决,完全无罪。

罪已罪了,过去不值得宣扬。当然,我们也希望他不会背着过去的重负上路,希望他走出自己认可的舒适新人生。

但现实的残酷是,我们总不够宽容,做人做事总被过去绑架。如果说我支持王欣,毋宁说我支持每一个遇到重大挫折的创业者。

如果说,我不支持王欣,是不支持他重新做视频创业,重新在自己的选择中主动踩雷区。他一定会切断过去,反省过去。

我们这些旁观者,不要无谓地给予他太多的压力和期望。我们每个人自己的压力和期望还不够多吗。

凡是冤假错过的,那是一缕缕悲伤,一层层薄雾,驱赶不去。留下无限惆怅。

坚强的同龄人王欣,今天起,你又是一个英雄,走稳走强,祝有大运。

回答:

“我欠快播一个会员”这句话是快播王欣快出监狱,网友们广泛流传的一句话。

图片 16

在回答支持或者不支持时,我想我们先搞清楚几个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技术有没有罪的问题。“技术无罪。”当时王欣在法庭上也是这么辩护的。快播的技术指的是P2P,就是点对点传输。用户使用快播去看视频,视频内容是第三方提供,快播只是一个播放工具。

所以,当网友们知道“下周回国”的贾跃亭先生是那个举报快播的人时,大家把怒气撒在了他的身上。不得不说,社长也是这么想滴。当网友呼喊着“欠快播一个会员”时,社长也是举双手赞成的,这样的产品值得用户为其付费。

回答:

首先,王欣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一个优秀的技术男。作为一家低调的创业公司,快播是当时视频网站(视频工具)的红海里的一朵奇葩。网友对快播的热烈拥护,一方面是“资源丰富”,另一方面它的技术本身足够强大,支持多格式的解码。当时很多网站的视频都会首先推荐使用快播播放器。

王欣和快播,本身不值得同情,他做的什么生意,自己不清楚吗?法院认定他侵犯知识产权、传播淫秽,并没有错。

这个原则本身有很大的争议。比较著名的案例是韩寒起诉百度案件,韩寒曾经因为网友将他的三本书上传到了百度文库,愤怒地将百度告上了法庭,当时百度的观点也大体是引用了避风港原则。但法院最终判决百度败诉,并赔偿韩寒10万元。具体到快播这个案例时,避风港原则更没有办法得到支持。

所以,从技术层面,打破垄断的层面,作为一个快播曾经的用户,在感情上站在了快播一边。但不得不承认,它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色情和盗版内容的传播,从这点来看,它带有原罪。

勿以成败论英雄。

必须清醒地看到,快播的败亡,既有个人的思想局限性,又有那个大时代的发展局限性;快播和王欣毕竟曾给国内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今天已是领先世界,出现了不少比肩“BAT”的世界级互联网巨头企业),做出过不菲的贡献,大伙不能求全责备王欣,更希望他能洗心革面,东山再起!

图片 17

而且很多用户使用快播,几乎不用花费一分钱,它和现在动不动就让你充值会员,动不动就90秒片头广告相比,简直是个良心产品,人们当然有理由怀念快播的时光。

之前几年,互联网界普遍提到一个“避风港”原则,简单理解就是平台只提供工具和空间服务,但不涉及具体的内容制作。当用户传播的内容涉及侵权时,平台有删除义务,但不承担侵权责任。最明显的是搜索引擎,百度并不会因为你在网页上发布了侵权内容而遭到惩罚。

问题:根据《刑法》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刑期的计算与折抵]的规定来计算,在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那么2014年8月8日被捕的王欣,如果不考虑减刑因素,2018年2月8日就可以刑满释放了。他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么?(补充描述:没想到今天创业家突然爆出独家消息,创业家今日从知情人士处得到消息,快播创始人王欣已于7日出狱。该知情人士告诉创业家,王欣今日下午刚刚出来,“刚洗完澡,理完发”。)

回到这个问题,社长觉得,从产品的角度来看,快播提供了良好的用户体验,社长完全支持王欣。但如果是因为他纵容了盗版和色情,社长的态度则相反。如果只是因为我们曾经受益于他,而选择无原则的支持,终有一天,我们会为这种行为付出代价。

王欣是纵容或者默许了这种行为的存在。这一点,王欣是承认的,“我们可能确实存在一些惰性或侥幸思想,影响到的不是几个人,而是有可能是一代人。”

图片 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