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

凯拉·奈特莉的演绎境界已无可挑剔,包括很多细节,不过她似乎在挑战自我,还包括迈克尔·法斯宾德及莎拉·加顿,这些演员的内心仿佛与此片相通,尤其是莎拉·加顿对荣格妻子心理状态的完美表现,简直不像是演一个角色,而是在表达真实的自我。而维果·莫特森对弗洛伊德的重现则不能说上乘,除非弗洛伊德当时的心理状态并不是盛传的权威弥散,而经过《路》的考验,很显然维果·莫特森无愧利角,只能说对本片把握不通透。最出色的是法斯宾德,他对荣格谦逊、高尚人格的展现异常平滑。

演员

甚至荣格本人也深陷与本性和理性的矛盾,直至他的生命结束。不如以奥托·格罗斯的话为结束:“快乐本是简单的,直至我们使之复杂,我父亲称之为成熟,我称之为投降。”

莎拉·加顿 Sarah Gadon,1987年4月4日
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影视演员,出演过大都市,无尽的世界,抗体,梦宅诡影等影片。

片中对荣格关于“灵”的思考,以及更重要的起源所述不多,这不知是否为荣格逆师的绝对原因之一,对弗洛伊德理论的诞生背景交待的倒是条理清晰,这也能更好的阐述弗洛伊德为何急于驾驭他人、寻求衣钵继承者;最主要的,对性的探讨因其触碰到心理学的深层领域让此片有出其不意的深度,使其远离了较低层次的精神追求,实际也说不上孰高孰低,毕竟这是大主题,恰如片中所议:

生日:

其一,崇高与纯洁是否真的来源于罪恶,并不是因为相对而存在,而是“来源于”罪恶?
其二,释放本性是否等同于“纯净”的心理学,很显然,目前我们仍然在做,而且效果很好,比如哈佛大学著名的公开课《幸福》,释放自我,寻求自我。
其三,是否:完美状态只有经过罪恶的碰撞才能抵达,即完美状态有可能是两种黑暗的相反的状态对抗产生的能量,也就是说,由罪恶抵达了新生。而如果如此,那么荣格与弗洛伊德的不完美学说的碰撞是否会产生更完美的新生流派?

代表作品:

9分。音乐与摄影都算值这个分数,音效突出。演技出色,对心理学不感兴趣者或许略感沉闷无聊。另外,此片分级是R。

国籍:

本片以萨宾娜为轴心,讲述的则是荣格与弗洛伊德俩大心理学流派的对立,而最精彩的恰恰是荣格与弗洛伊德当面讨论、书信讨论的部分。而在此之前关于原始冲动的描写正酣,是否是有意安排不得而知,至少观众是通过这个节点从旁观转变成内省。至于之后的原始冲动的描写,应该是对荣格和弗洛伊德心理学派的迷思,或者说是对本性与理性矛盾的迷思。不过能肯定的是,奥托·格罗斯没有这种痛苦。

关注 11719

Fadeoc Khaos
Feb.7th,2011

英文名:

献吻 0

民族:

毕业院校:

星座:

图片 1

性别:

莎拉·加顿

出生地:

身高:

献花 0

职 业:

中国(内地)

体重:

血型:

所属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